存好心 做好事 当好人 养好德 打造最具价值的好人公益事业平台

进入全国分站

社工服务

志愿服务

身边好人

文明期刊

全民阅读

国学经典

公益广告

道德模范

全民创业
打造好人公益第一平台!
您当前位置:好人网 >> 扶贫救困 >> 好人展播 >> 浏览助困

郭祖洁

发布日期:2016-6-1 16:44:21    阅读次数:

“我是一个捡破烂的,没有读过书,没有文化,但我知道人要讲良心。”

  “9月份就快到了,孩子的户口得不到落实,影响孩子上小学,我心里一直放不下。”

  “如果我是想把孩子养大了去换一万几千块钱,我早就把她们卖了,何必辛辛苦苦养到她们懂事,养到她们知道有人疼有人爱……”

  佛山的小悦悦事件中,救起小悦悦的,是一位捡垃圾的阿婆。在我们汕尾,也有一位好心的捡垃圾的大姐,她在捡垃圾时先后捡起4个孤儿,当做自己的孩子养大。大姐名叫郭祖洁。走在街上,你如果看到她,她一定是满脸笑容如沐春风的样子,很难想像她和那些在街头巷尾捡垃圾维生的人有什么关系。在邻里人眼中,她人如其名,心灵洁净。

  艰辛的撑持

  郭祖洁今年52岁,来自重庆,自小家贫,没有上过学,也不认识字,她排行老大,还有5个弟弟。当时因弟弟们还小,家中又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照顾,郭祖洁一直都不敢离开家乡。后来她结婚,嫁给一位姓范的男人,育有一女一男。后因两人不合而分开。为了生活,1992年,31岁的她只身一人千里迢迢来到汕尾。第一份工作是建筑泥水工,当时工资很低,每天累死累活一月工资也就三四百块。1995年她与前夫离婚,到1997年迎来了第二次婚姻,她现在的老公是打工时认识的,也曾结过婚,祖籍安徽,现是城区的一名环卫工人(临时工),两人至今没有生育儿女,丈夫和前妻所生的儿子与他们同住,今年19岁,正在上高中。

  在外人看来,郭祖洁无疑是一个受苦受难但又乐观开朗的好女人。两度结婚都嫁给了穷人家,自己生活艰辛,却一次次收养街头弃儿。近日,我们来到市区盐町头小学后面郭祖洁的家。走进厨房,一张残旧的桌台上简单的摆放着一些锅碗瓢盆和煤气灶,再无其他物什。通过一扇窄小的侧门,就是两间简陋的卧室。低矮的房子光线很差,地板潮湿,空气浑浊,家中7个人就住在这里。郭祖洁说,她租住的这个房子,其实是村里祠堂的偏房,他们一家子在这里已经住了两年多。每月房租都要200元,加上水电费一月开销至少得500多元,一家大小每个月的伙食费也差不多1000元,这基本上花光了他们每月的收入。为了改善生活,他们在后径村养了些猪、鸡鸭等,当时买猪仔、鸡鸭的钱都是借的,现在还欠大概2万元。说到这些,她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  为了养猪、养鸡方便,郭祖洁的丈夫和她收养的一个大概16岁的男孩(患有精神病)大部分时间都在后径养猪场这边住,这样也可以为盐町头那边的家腾出点地方。记者看到,后径这里的房子是一间用砖块围墙,屋顶用纸皮、泡沫、木头之类搭建的一个简陋的棚子,紧邻着养猪、养鸡鸭的地方,卫生条件十分恶劣。采访当天,虽然天气晴朗,但是棚子里面还是十分潮湿。郭祖洁说,一到下雨天,棚里便会有浸水,地板踩成泥浆,在屋里也得穿着胶鞋,非常不便。

  9年前,她在体育场那边租的房子发生过一次火灾,把他们的铺盖和所有的衣物都烧光了,幸亏人没有受伤,后来得到好心人的帮助,给他们家买衣送物,还添了一些生活用具,才得以熬过那段最艰苦的日子。

  别样的母爱

  现在,郭祖洁除了白天去码头卸鱼,当搬运工外,每天晚上还要去捡垃圾,捡一些剩饭剩菜去喂猪。

  “自己的吃住都成问题,现在都已经捡养了这么多个(汕尾住的四个,还有一个在安徽跟爷爷奶奶住)以后就不要再收养了。”大女儿给记者复述她曾经跟她妈妈说过的话。“妈妈每次都满口答应,但一看到那些被丢弃街头的小孩,妈妈总觉得他们可怜,不忍心不理。”面对瘦弱的母亲,大女儿无奈叹气。郭祖洁说:“我是一个捡破烂的,没有读过书,没有文化,但破烂都捡了,何况是那活生生的小生命,不捡他,他就会死。他是一条生命,我必须救他,我养育他们,但不能给他们很好的生活条件,以后他们爱我恨我是他们的事,我自己尽心就好了。”“家人都曾劝我回四川老家,说我这么好心做这些事情是吃力不讨好,这样的辛苦自己至少得少活二十年,但我就是不甘心,我不能走回头路,我现在觉得没脸见他们,我得争一口气,将来孩子们也为我争一口气。”

  “不知道她心里面是怎么想的,每天起早摸黑的干活,累死累活的,还有闲心管闲事。”记者采访郭阿姨的时候,邻居吕大伯竖起大拇指说。“我女儿也在后径租了一块空地养猪,平时我也去帮女儿看猪场,她人好啊,跟她做邻居好几年了,有时候我没时间照看猪场,她都会帮忙照看,晚上我回家了,猪场有什么事情,她都会打电话告知我们。”郭祖洁的为人,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,都说她就像一头牛,吃苦耐劳,不图回报。

  她坦言曾经也有想过把孩子送到福利院,或给别人领养。要送走那天,孩子们黏住不放,她们说,她们只有她这一个妈妈。她当初收养这些被丢弃的孩子,就是不忍心看她们死掉,现在是送也送不走了。对于背后有人议论她救养这些孩子是想养大了以后卖钱,她说:“如果我想把孩子养大了去换一万几千块钱,我早就把她们卖了,何必辛辛苦苦养到她们懂事,养到她们知道有人疼有人爱。我也有自己的亲生儿女(和前夫所生),他们小学都没毕业(大女儿小学上到四年级,儿子小学二年级),本来没有闲钱、闲功夫操这个心,只是不忍心不管他们,至于孩子长大以后怎么办,我当时没想那么多,我是一个没有文化的人,我不懂得把事情想得那么周全。”

  其实,真要孩子离开,郭祖洁心里也很纠结,毕竟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日久生情。郭祖洁说,如果老天爷再让她选择一次,她也不后悔当初的决定,只是可惜她们(孤儿)遇不着好人家,偏偏遇到了我这穷苦命的领养,每次看到她们放学回家,自己能做饭、炒菜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时,自己心里感到很欣慰,从小到大她们都是在我眼皮下成长,想到她们像小猪一样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就感到高兴幸福。

  令人欣慰的是,几个小孩至今没有离开她,都健康快乐地成长着,并在市区盐町头小学读学前班。郭祖洁说,当初因为孩子没有户口,报名的时候遇到了困难,后来在好心人的帮助和学校的关心下才得以报名读书。

  心病与难题

  孩子的户口问题,成了郭祖洁眼下最大的心病。明年9月份,三个小孩就要读一年级了,她担心孩子的户口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,会影响以后就读。

  她已经不止一次到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但是根据相关收养条例,不符合申请户口入籍条件。她担心,孩子到了上一年级的时候,因为没有正式户口而不能正常入学。

  记者来到盐町头小学,黄校长带领我们看望了郭阿姨的“三个女儿”。她们还没有下课,值班老师告诉记者她们三个的名字。记者看到,同班同学都穿着比较厚实的衣服,而她们三个衣着明显单薄。黄校长介绍,三个小孩虽然比同班同学的年龄都要大,但可能从小在营养方面得不到足够补充的缘故,身材显得比较矮小,在外貌上基本看不出来与同学的差别,在学习上,可能由于先天因素和家人都忙于活计,家庭作业缺乏父母辅导,在学习上比较松弛,成绩有点落后。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对于郭阿姨的特殊情况,黄校长曾专门去了解了郭祖洁的家庭状况,经过学校班子的商议,最后上报相关部门决定,给予郭阿姨三个女儿学费全免的特殊照顾。

  黄校长表示,如果孩子的户口问题不能得到落实,必定影响接下来的入学学习,现在三个小孩还在读学前班,对户口问题没有做严格的规定,暂且可以特殊照顾,但是,像她们这样,既没有本地户口,又没有外地户口,想要入学学校也不能为她们建立学籍档案和办理相关入学手续,而且也享受不到一些校园安全保险、医疗保障、政府补助资金等方面的学生福利待遇。

  记者随后咨询了市民政局,蒋科长告诉我们,根据户口管理有关规定,公安机关对弃婴上户须要求收养人出具由当地民政部门办理的《收养证》方可上户。根据我国《收养法》的规定,收养孩子应当办理收养手续,如果当初没有给孩子办理收养手续,现在应当先去民政部门办理,再凭收养关系证明到公安机关办理户口登记。

  而根据收养法的规定,是夫妇双方婚后无子女,可以收养一个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,并办理收养手续,但被收养者的户口并不一定可以解决。收养人首先应当出示本人的相关证明,确定双方在婚后没有子女;其次,收养人应当出示孩子生身父母情况的具体说明,是否存在由于特殊困难无力抚养孩子的情况,如果存在这样的情况,须由当地派出所出具相关证明,依照证明可向该审批大厅提出申请,经审查后,才可办理户口转移。但如果孩子的生身父母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,仅是因为收养人自身原因进行收养,则不予办理户口转移。

  邻里乡亲认为,如今孩子们的情况已经成为既定的客观事实,希望相关部门想想办法给予孩子们一个答复,妥善处理孩子们的户口问题,毕竟她们今年9月份就要上一年级了。

 

下一图集: 惠庆丰 上一图集: 皮科

相关图集推荐

相关评论